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敢置信 - 乾坤剑神

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敢置信

花豹见冉候没有回应,只当是冉候默认他可以出手了。 “轰!” 花豹,好歹也是武道七重天境界的武者,元力催动,速度也是极快。双腿猛一弹地,身躯便迅捷无比冲向景言。 “小子,受死吧!”花豹的嘴角,流露出凶残的笑容。 他一出手,就是要致景言于死地。 今日,在黒牙酒馆,他花豹算是丢尽脸了。而这一切的根源,就是这个叫景言的小畜生,不弄死景言,花豹如何能解恨? 而另一边,高展和高凤两人,几乎是同时窜了起来。心中虽然非常恼怒景言胡闹,但是此时不是追究的时候,最重要的还是保住景言的性命。 两人腾空而起,如离弦之箭,裹着磅礴元气,向着景言冲了出去。 景言,眼神微微眯了一下,背在身后的手掌,突然探出。 随着单掌推出,一股可怕的浩瀚元气,便猛的向着花豹拍了过去。 区区一个武道七重天的武者,显然不值得让景言出剑。当然,也不需要使用任何武学。 只是元气,就可以,将这凶狠扑来的花豹,碾压成肉饼。 “不好!” 直到这个时候,冉候才脸色骤变大吼一声,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,就是这年轻武者景言,确实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。 对方的实力,恐怕超出自己的想象。 冉候,同样是急速的从后方冲了出来。 但是,他的动作,还是慢了许多。在他距离花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花豹便一声惨叫后,身体倒飞了出去,没有任何的悬念。 而景言,身体都没有任何移动,他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原地。 在黒牙酒馆的时候,景言就想斩杀花豹了,后来因为高展等烈焰的人进来,才影响了景言出手。 现在,这个花豹自己不知死活,还找来帮手堵截自己等人。景言,怎么可能还继续对这个恶棍手下留情? 花豹的身体,甚至都还没有坠地,他的气息就已经完全消失,死的不能再死。体内的武道经脉,完全寸断,连骨骼都被庞大的力量击得粉碎,整个身体软趴趴的,坠落在远处的地面之上。 “你……敢杀我兄弟!”冉候,身体微微一顿,盯着景言。 口中,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咆哮。脸色,无比的阴沉。 花豹再不好,也是他的结拜兄弟,而且曾救过他的性命。 现在,他的这位兄弟,就死在他的面前,他怎么可能保持淡定? 就算知道,景言的实力,可能不在自己只下,他也不能退却,没有后退的余地。 “杀!” 冉候,一声怒吼。 而随着他的怒吼,他身后,数十名武者,便是全部动了起来,凶狠的向着景言和烈焰的人冲了过来。 高展和高凤,有些发懵。 在花豹冲向景言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动身,但是他们速度虽然快,可是花豹距离景言更近,他们想要救下景言,有些鞭长莫及了。他们,甚至觉得,自己已经看到,景言被花豹击杀或者被重创的景象。 但是,现实中发生的景象,却是令人无法置信,武道七重天境界的花豹,被景言随手一击,就震飞了出去。不仅如此,被击飞出去的花豹,看起来,显然已经气绝身亡。 也就是说,景言随便一掌拍出,就有,灭杀高级武者的实力。 他们看得很清楚,景言,根本连武器和武学都没有使用。 这是,何等可怕的实力? 难道,景言说自己是九重天的武者,是真的? 可是,就算是武道九重天的武者,也难以如此轻松击杀一名武道七重天的武者吧?要是动用武学和武器,自然另当别论,问题是景言根本就没有使用任何武学和武器。 高展和高凤,有些懵。 而其他烈焰的人,更是瞪圆了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着。前方,那一袭青色长袍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年纪的年轻武者景言。 尤其是方德,他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,他当然不会忘记,就在不久之前他还询问景言是什么境界,想要取笑景言的。现在看来,景言的实力,绝对是在他之上,而不在他之下。 人家说不会给他们烈焰添麻烦,看来说的是实话啊! 而远处那些围观的武者,一个个,也都完全沉默了下来。片刻后,这些人的脸上,又都血色上涌,目中精光大盛。 因为,一场大规模的厮杀,要开始了。 冉候的匪帮,和烈焰冒险队的厮杀,绝对是无法避免了。 现在,冉候带着匪帮的武者,已经向着烈焰冒险队的成员,开始冲刺。最多,在呼吸时间内,双方就会发生剧烈的碰撞。 一些围观的武者,心思都开始活络起来。这些人,长期游走在死亡的边缘,当然清楚,这绝对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。 只要冉候的匪帮和烈焰冒险队的人互相杀得两败俱伤,到时候,他们就能找机会,浑水摸鱼,从死人身上,发一笔横财。 一道道炽热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,即将碰撞的两群武者。 “动手!” 烈焰队长高展,在愣神后,也是一挥手,对着烈焰的成员,大声的一喝。 “杀!”烈焰的二十多名高级武者,异口同声,整齐的爆出一声怒吼。 一名名武者,全都催动元气,手持各种武器,冲向冉候匪帮的武者。 “杀我兄弟,我要你死!”冉候的第一目标,就是景言,虽然知道景言是难啃的骨头,但他没有退路。 而且,只要先将这个深不可测的景言干掉,对付其他烈焰的冒险者,就比较轻松了。高展、高凤等人实力虽然不错,但是在自己这个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面前,那两人还有些不够看,最多是耗费一些时间,就能解决掉。 “不自量力!”景言眉头凝了凝,看到冉候,持着一柄黑色的巨锤,凶狠的冲向自己,景言随口淡淡说了一句。 他之所以凝眉,倒不是因为冉候半步先天的修为给他带来威胁,而是因为若是让混战发生,那烈焰冒险队可能会有死伤,这是景言不愿意见到的。 所以,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冉候匪帮灭掉,起码要将其击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