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跳上擂台 - 乾坤剑神

第一百六十四章 跳上擂台

事实上,索闻之前与景言根本就没有任何仇怨。 他这次来到东临城,之所以和赵一峰等人,一同在景家门外摆下擂台,也完全不是因为与景家有仇。 他只是,太自傲了,根本没将景家当回事。在他看来,在景家门外摆下擂台又如何?景家的族长、长老,难道还敢对他动手? 他的师父,可是神风学院的外院执事身份,得罪他,就是得罪他师父,景家不得掂量掂量得罪他的后果? 索闻对景言的印象,也并不多。现在,他却是无比的恼怒了,因为景言,竟是没有给他足够的尊重,在知道他的身份后,居然没有马上恭维,而是无所谓的样子。 这让他极度的不满! 这个景言,该死! “索闻,其实我就想问你,你到底算个什么鸟东西啊?你说那么一大堆的话,我都没听懂。”景言在听到索闻那一番威胁意味明显的话后,认真的神情看着索闻,一脸的好奇。 “嗯?” “什么?” “这景言,疯了?” 赵一峰和蔡光林,都在等着景言跪地,好好羞辱景言一番,却想不到,景言会说出这样的话。 之前索闻都已经说自己,是神风学院外院执事沧龙的弟子了。 景言,敢得罪沧龙执事? 索闻,脸色骤然漆黑如墨。他刚才,还能保持着冷笑,居高临下的对景言说话,可是这瞬间后,他的愤怒,就全部爆发出来了。 他就算是蠢货,也能看得出来,景言是在戏耍他,完全没有将他看在眼里。更何况,他并不蠢。 “该死的小杂种,敢对我这么说话?”索闻气息浮动,全身元气沸腾,凶恶无比的凝视着景言。 景言目光一寒,看了看索闻。此时的索闻,在景言心中,已是必杀的对象了。 “景言,你找死!”赵一峰也低喝。 “景言小贼,你简直活得不耐烦了。”蔡光林,恨不得要将景言生吞了一般。 而远处的众多围观武者,也都愕然。 索闻等人,在这里摆下擂台,都有十天时间了。就算是刚开始的时候,绝大部分的武者,不知道索闻的身份,可是经过十天的传播酝酿,索闻的身份,也早就无人不知了。所有人都知道,索闻乃是神风学院的学员,他的师父,是神风学院的执事。 而现在,景言,却是直接问对方,你算个什么鸟东西。 这就完全是,对索闻进行侮辱啊!这是在,打索闻的脸。 在这些围观者看来,索闻羞辱景言,那是正常的,但是景言羞辱索闻,那就无异于是找死了。当然,也有人,佩服景言的勇气,景言一个十多岁的武者,能够在索闻、赵一峰等人面前,丝毫没有畏惧之色,至少是有骨气的。 这些人,包括索闻、赵一峰,都不知道,景言重新晋升先天了。他们,还都以为景言仍然是武道九重天的修为。 毕竟在不久前结束的景家大比上,景言虽然是击败了景天龙,可境界却只是武道九重天,这一点任何人都知道。 “景言,你赶快给索闻兄道歉,索闻兄大人大量,不会和你计较太多的。”林家的林友申,对景言劝说。 其实,景言是不是找死,与他没有关系。但是,林友申并不希望这个景家最出色的子弟,死在索闻等人手中,景家毕竟是林家的盟友,景家的实力削弱了,林家也会唇亡齿寒。 林友申很清楚,索闻等人的无耻程度,若真的将索闻惹急了,就算景言此时没有上擂台,也没有与索闻对战的意思,索闻可能也会直接出手将景言斩杀。 索闻,可是先天中期境界的强者,景言再妖孽,也不可能是索闻对手。 “林友申!” “我就很疑惑,你在这里做什么?赵一峰和蔡光林这两个废物在这里我理解,但是你林友申,为何在这里?”景言看向林友申。 林友申,今年也超过三十岁了,是林家为数不多的先天境界武者之一。虽然现在还不是林家长老,但是再过十年二十年,必定会成为林家长老。 被景言这么一逼问,林友申也是露出尴尬之色,不过旋即又有些恼怒的看向景言。 景言也太不给他面子了。 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林家的先天武者,而十七岁的景言,几乎是比他小一个辈分的。被景言当众这样近乎斥责的诘问,林友申当然会恼火。 “好!好!我不管你了,你爱怎样就怎样吧!”林友申一挥长袖,侧脸看向一旁。 景言自己找死,他也没有办法。 “景言,你真是厉害啊!呵呵,厉害的很,我在神风学院,也没见过,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你以为,你不上擂台,我就不会动手杀你?小子,你错了,大错特错,我要杀你,景家都拦不住!”索闻阴冷的声音说道。 他已经准备,斩杀景言了,反正有他师父沧龙罩着,景家也不敢将他怎么样。他师父,乃是先天巅峰接近道灵境的强者,景家最强大的武者,也未必是师父对手。 “索闻,你也是我见过的,最不知死活的东西。你以为我不会上擂台?我告诉你,你错到天涯海角了。现在,我就上擂台。你不是摆出擂台,挑战景家子弟吗?现在,我来了!”景言声音高昂,而后一个跳跃,便是上到了擂台之上。 “索闻!我景言,代表景家,与你打擂台,生死各安天命。”景言眼神微眯,望着索闻喝道。 “我与索闻这贱人对战,其他人,都滚出擂台吧!”景言又转目看向瞪大眼睛的赵一峰等人。 赵一峰和蔡光林,还真是没有想到,景言敢自己跳上这个擂台。他们的年纪,都比景言大十多岁,景言避战,也是说得过去的。 可现在,景言却主动跳上了擂台。 这小子,难道真的是脑子有问题吗?或者是,他对自己的自信,已经突破天际了,以为在景家大比上击败景天龙,就能藐视一切先天境界武者了? 微微吸了一口气后,赵一峰和蔡光林,都冷笑了笑,而后默然的走出擂台范围。 林友申,也暗叹一声,快步离开擂台。他都劝说过了,景言却不领情,他也只能看着景言寻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