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对陈妍的处置 - 乾坤剑神

第250章 对陈妍的处置

魏友明听到四周杂乱的声音,脸色变得铁青,不过此时在慕连天面前,他不敢对四周的武者说出任何呵斥的话。 就算再不愿意听,也得老老实实听着。 “看来事情的经过,就是这个样子了。”慕连天点了点头。 “景言小友,魏友明是我的下属,他的行为,确实非常让人失望。对此,我也有责任的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慕连天带着歉意对景言说。 “魏友明的行为非常恶劣!他是我的下属,景言小友,你觉得让我亲自处置他如何?”慕连天,征询景言的意见。 “当然可以,多谢慕总管。”景言连忙道谢说。 对魏友明这个人,景言肯定是充满恨意的。要不是有慕连天在,那魏友明是打算将景言杀掉的。对想要杀自己的人,景言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。不过,魏友明毕竟是慕连天的下属,如果慕连天直接将魏友明交给景言处置,这确实不太可能。 但是想来,慕连天也绝对不会轻易的就放过魏友明。至少这个聚华酒楼主管的职位,魏友明肯定是不能继续担任了。 “魏友明,稍后你去总管府见我!现在,你立刻离开这里。”慕连天见景言同意由他处置魏友明,点了点头,而后厌恶的看向魏友明道。 魏友明的行为,让他都觉得自己都很丢脸。 此时,魏友明,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。他看了看景言,又看了看慕连天,还想说一些解释的话。但是,在见到慕连天黑着一张脸后,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任何话比较好。 现在,无论他说什么,都改变不了事实,也无法改变慕连天对他的恶劣印象。 心中悔恨交加的魏友明,默默的离开了聚华酒楼。 “现在,再说说陈妍的问题。”慕连天,看向缩在角落里的陈妍。 慕连天并不认识陈妍,不过他还是一眼找到了整个面颊都肿胀起来的陈妍。也正因为陈妍面颊肿胀,才让慕连天瞬间就知道,她就是与景落雨有冲突被景言扇了一巴掌的陈妍。 对陈妍这种大家族出来,并且习惯仗着身份地位欺辱其他人的人,慕连天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。 “景落雨,你打算如何处置陈妍?”慕连天看向站在景言身边的景落雨。 听到这话,景落雨身躯微微一颤,他显然没有料到,总管大人会征询他的意见。他还在想着,景言为何会认识这位总管大人,就听到总管大人问他如何处置陈妍。 景落雨,有些愣神的呆呆的看着慕连天。 “呵呵,你不要紧张。你与陈妍之间的冲突,责任全在陈妍身上。现在,你想如何处置陈妍呢?”慕连天,笑着问景落雨。 景落雨是冲突中,被殴打的当事人。慕连天问景落雨的意思,自然是正确的合情合理的。 当然,这也完全都是看在景言的面子上。若不是景言,慕连天身为郡王府总管身份,恐怕也是不会插手这些小事。若是这种小事他都要过问一下,那他就算有三头六臂,也不可能忙得过来。 “总管……总管大人,我……我的事,景言哥说了算。”虽然慕连天对他说话很温和,还要他不要紧张,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的紧张。 “嗯!”慕连天点了点头。 “景言,你说呢?”慕连天随后又问道。 “慕总管,这个陈妍,是想要杀死我们的,她太歹毒了。不过,现在景落雨也就是受了一些伤害,没有性命之忧,让她赔偿一些医药费就算了吧。”景言沉吟了一下说道。 景言,也想直接对慕连天说,弄死陈妍。 但是经过考虑后,景言觉得还是不要弄死陈妍比较好。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考虑,一个是,陈妍是陈家非常重要的成员,弄死陈妍,那陈家人或许不敢对慕连天说三道四的。但是对他景言,肯定会怀恨在心。第二个原因则是,景言不能完全确定慕连天的态度,但大半的可能性,慕连天都不想陈妍死。 如果慕连天想陈妍死,应该就不会问景落雨想如何处置陈妍,而是直接出手灭杀陈妍。 慕连天不想陈妍死,而如果景言却说要陈妍死,那慕连天应该真的会灭杀陈妍,但这显然违背慕连天的本意。 为了杀一个陈妍,而让慕连天不舒服,景言觉得得不偿失。况且,陈妍这个贱人虽然很可恶,但对景言来说,她不算什么大的威胁。 听到景言的话,慕连天,深深看了景言一眼。 眼神中,透着一股赞许。他也是觉得,景言这个年轻人,确实有着远超他年纪的沉稳。这件事,若是换一个景言这么大的年轻人来做的话,恐怕就会因为愤怒,直接要陈妍死了。 情绪,是最难控制的东西!若是一个人,能自由控制自己的情绪,那么这个人,注定不会平凡。 “好,就这么办!” 慕连天对景言笑了笑后,说道。 “陈妍,你赔偿景落雨十万灵石吧!”慕连天看着面颊肿胀的陈妍道。 “……” 陈妍目光畏惧闪烁看向慕连天。 此时此刻,她身上的骄傲,已经早就消失得无影无形了。她深知,面前这位郡王府总管大人的身份有多高,就是她陈家的家主,在这位总管面前,那也是得恭恭敬敬的。这位总管大人的地位,丝毫不亚于蓝曲进城那几个大世家的家主。 而陈家,还达不到大世家的程度。 “陈妍,多余的话,你就不要说了。赔偿十万灵石,然后离开。如果你还有怨念,可以让你陈家家主去总管府找我。”慕连天威严的说道。 “是……是!”陈妍点了点头。 她从空间戒指内,取出一张十万额度的灵石金卡,递给慕连天。 “这灵石不是赔给我,是赔给你伤害的人。”慕连天皱了皱眉。 “哦……”陈妍又微微哆嗦了一下,转目看向景落雨。 心中的那种屈辱,让她目中的泪珠,终于是滑落了下来。 就在不久之前,景落雨等人,在她眼中,还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想杀便杀了。可是这短短时间过去,她却要如此屈辱的,将十万灵石拱手送到对方手中。 看着陈妍递送过来的灵石金卡,景落雨下意识的看了看景言。景言,则是对景落雨笑着点了点头。 景言心中也是有些感慨。 人与人,就是不一样啊!陈妍这种大家族的嫡系子弟,随手就能拿出十万灵石现货出来,这在东临城那种小城市家族内,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。 别的不说,就是景家先天境界的长老,都无法一下子拿出十万灵石现货出来。 景落雨见景言点头,便接过了陈妍的灵石金卡。 “等一下!陈妍,你还没有向被你欺负的人道歉。”陈妍要转身离开,慕连天又说道。 “对……对不起!”陈妍肿胀的面颊上,仍然能够看出,她的表情有多么的僵硬。 对不起这三个字,恐怕陈妍这一辈子,都没有对人说过。而现在,她却不得不对她根本就看不起的土鳖,说出这三个字。而且,还是一名连先天境界都不是的土鳖。 这对于她来说,恐怕是非常的艰难。可是此时此刻,就算再难,她都必须去做。 “现在你可以离开了。”慕连天挥了下手臂。 陈妍,掩面快步离开,心中无尽的屈辱,让她此时脑子一片空白。她甚至,没有想要去报复。或许也是因为,她潜意识之中也知道,她根本报复不了。景言三个人,和慕连天关系很亲近的样子,她想要报复,陈家肯定不会允许,至少在明面上,陈家不会对景言三人有任何的行动。 “景言小友,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会。”慕连天笑着说道。 “好!”景言点头,“我暂住的房间,就在上面,可以去那里。” “嗯,可以!”慕连天道。 “诸位,我景言,很感激你们刚才能帮忙作证!”景言对着四周的武者拱了拱手。 慕连天和景言等人离开大厅,大厅之中,众多的武者,才真正的沸腾起来。 “你们说,那个景言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 “郡王府的总管大人,为何对他那么客气?一口一个景言小友,啧啧……” “确实是很奇怪,景言他们三个,不是从东临城来的武者吗?怎么会认识郡王府的总管大人呢?他们三人,应该是东临城一个家族的子弟,他们的姓都是一样的,东临城有一个景家吧?难道,景家的高层人物,与总管大人熟悉?” “不太可能吧!就算是景家的高层人物,也不太可能与总管大人能有什么接触,他们不够格!”有人摇头。 议论声,在答应内蔓延着,不过没有人能猜到,慕连天对景言那么客气的真正原因。 景言的房间之内。 景言、景紫琪、景落雨,还有慕连天四个人,都坐下。 “景言,刚才你对陈妍的处理,做的不错。”慕连天笑着开口,“你要杀那陈妍,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,不划算,那么多人都看着,你杀他,事情肯定很快就传到陈家。为了杀一个不足为虑的女人,得罪整个陈家,这不划算。”